推  广代  理维  权鉴  定


当前位置 >首页 >评论

返回

【《行己之道--王镛》(二).文/郎绍君】

 

 王镛画山水,极少曲折幽深、繁复细密,也极少轻描淡写、妩媚秀丽,更少厚染重渲,写实刻画。他喜欢单纯的结景,素朴的丘壑,以苍劲的行草笔画勾皴,简洁有力,流畅而峻爽。但他似乎在书与画之间过于执中,作品的绘画性常常被淡化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