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  广代  理维  权鉴  定


当前位置 >首页 > 王镛谈艺

返回

【王镛:寸耕堂谈艺】(一)

时间:2013年

地点:北京昌平保利垄上

采访人:黄群  宋涛


问:王老师您在书、画、印三个艺术门类中均有深厚造诣和突出成就,既独立又融合。在书、画、印的学习与创作中,有许多人也在朝着三者融合的方向努力,请王老师结合自己的学习与创作过程,谈一谈书、画、印三者之间的内在关联及如何相互借鉴与运用?


答:确实如此,近年来有愈来愈多的中青年作者在朝着书、画、印三者融合的方向努力。我觉得这是一个好的现象。我自己从小就喜爱这三门艺术,在几十年的学习实践 中,愈来愈觉得三者之间有不可或缺的内在关联性。近当代以来,从理论上谈这个问题的不在少数,在这里也不多说了。只想谈点个人的心得。一句话,书、画、印 三门艺术都是以传统的点线审美为基础,以点线的组合构成形式为表现手段的独特的民族艺术。书画上要用印,不用也不是不可以,但是用了才更完美。


三者之中,书法肯定是根基。历史上看也是这样的。书法成熟的更早,连英国的艺术史家保罗·约翰逊都说:“书写只是一种系统化的绘画,或者应该说,绘画是一种较不拘谨的书写,因此书写规则必然通用于绘画。”我的体会是:画当然脱离不了书法,但书法更脱离不了画。书法由于总羁绊于实用的属性,人们往往更多地关注它的用笔、结字,甚至文学内容,面对章法的关注与研究一直以来都不充分,也少有突破。


如果你认为书法是可以通过视觉来感受、来欣赏的艺术作品的话。那么章法就是至关重要的,当然笔法、结字是基本的,没有是不行的。历史上很多大书法家的作品正 书除外,说到章法,也看不出什么学问。没有章法的整体对比处理,一件作品可以等割成若干部分,看看局部足以,甚至看一行,看几个字即可,可以叫抄书偏重实 用的书法,说不上完整的艺术作品。从这点上来说今天的书法大可以向画学习借鉴。因为一幅好画,每一个局部,每一个边边角角,甚至每一笔,都要与整体相关 联,都要服从整体的章法布局。今天能想到这点的书法家恐怕不多。印也值得书画借鉴,治印要在方寸之间的有限空间里,把每一个点面结构以及章法布局,都安排得妥妥当当,其细微的观照及精道的处理,没有搞过篆刻的人,是体会不到的。古人说:始知真放在精微。治印正是磨炼微妙的感觉与精致艺术处理手段的一个途径,学好篆刻是不会出败笔的。通过长期的学习实践,融会贯通,三者之间的”运用”会成为自然而然的事情。


问:在唐宋以前,书法、绘画、印章相对独立。元以后,文人画兴起并发展至高峰,在其审美理念与创作方式的指导下,书画印的审美与创作逐渐融合。在当代,随着书法脱离了实用性,随着自“五四”以来,传统文化在当代青年人的知识体系中的断裂,书法、绘画、篆刻这三种艺术门类会不会慢慢向相对独立的方向发展?更加注重他们本体艺术语言的表现?


答:是的。传统文化确实在相当一段时期,在外来因素的作用下产生了一些断裂。三者会不会向相对独立的方向发展呢?作为个人,有可能,但他也会借鉴一些别的艺术 或者外来的艺术,像林风眠,也是成功的艺术家。但是若要发展中国传统艺术,这三者的关联与研究仍是重要课题。你从近当代的艺术史可以看出,孤立学习研究其 中一门,是很难取得大成就的,当然有,但不普遍。问题就在于三者的“本体艺术语言”是一致的,是相通的,是相辅相成的。如果脱离开来,容易走上歧路,其中 书法是核心所在。


问:艺术更加注重的应该是自由、多样、不断探索,那么艺术存在主流与正统吗?


答:前半句“自由、多样、探索”说的是艺术的创造属性,后半句所谓“正统、主流”或许指向的是传承,两者不可或缺,也是一对矛盾。前者是不变的真理,后者,即 “主流、正统”,都是一时现象,或者说是个变数。我们回顾历史,可以发现每个时代有不同的主流和不同的正统,而且主流与正统的形成,往往是艺术本体之外的 因素来左右和决定的。再细看艺术史更会发现,每一次艺术的发展进步,往往是对主流或正统的挑战或突破才取得的。


问:有人说:流行书风与现代书法的可惜之处不是他们的流行和现代,而是还没有真正彻底地对流行和现代加以探究和实验的时候,就被所谓的传统思潮给压抑住了。您怎么看这样的观点?近年全国书法展,“二王”一路行草作品在获奖入展人数上占居主导,但形成了千人一面的雷同现象,这是不是也是一种流行书风呢?


答:首先,我以为符合艺术规律的事情是压抑不住的,你说是被“传统思潮”,不大对吧?流行书风的宗旨第一句便是“植根传统”,可是都喊“传统”二字,但在不同人群的眼里,传统是多么不一样啊。


有人把传统看成凝固的、死的、永世不变的模仿对象,我看这样的话,书法可以休矣,我们可以把古人的书法放进博物馆,自己去干点别的吧。因为模仿在艺术中是没 有价值的,就连小王都不模仿大王!当然有人把模仿作为不费脑筋的休闲解闷方式,做为退休养生的一个乐子,别人也不会干涉,但那于艺术又有何干?


你说“二王”一路作品占居主导,是不是流行书风?当然是不沾边的。流行,在于有新意,也就是立足当代,注重创作。即前面所说,如果主流与艺术本体规律发展无关,那就是人为的一时虚像,骨子里是功利目的使然。


问:当代书法的学习与创作在与绘画的学习与创作在理念、方法等层面越来越相近时,传统的“书如其人”的说法在当代是否削弱了?日常硬笔书写是不是更能反映一个人的性格特点,这和古人把毛笔作为日常生活一部分是否一样?


答:“书如其人”的说法不会削弱,其实,画也“如其人”。在这个问题上,因为画有形象,不如书法反映得更纯粹更明显罢了。


硬笔书写由于工具的局限,肯定不如毛笔表现深刻丰富,因此它反映人的思想、性情、人格,一定比不上毛笔。如果说古人书写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,那么今天不仅毛 笔,就连硬笔都没戏了,今天的人已经在日常生活中基本不用任何笔了,今天造就的是“拇指一族”,手机、电脑已经把任何书写都冲走了。其结果是搞书法的艺术 目的更明确了,同时也丧失了广泛的群众基础。